热点关注

三式乾坤

精品课程

邵雍国际学术研

新华网、保定 ...

31  人浏览

中国太乙第一班

授课教师:2 ...

41  人浏览

学习感言

授课教师:企 ...

45  人浏览

院长简介

授课教师:杨 ...

26  人浏览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64067185
13621280499
13146811775
QQ在线咨询:

sanshiqiankun@163.com

关注三式乾坤,合作有惊喜

热点关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追忆唐明邦先生
发布时间:2018-05-29    浏览次数:339

818.gif   

   (文/杨景磐)

   1992年初秋,我出差过武汉,慕名去武大拜访唐先生。先生在他的小书房内接见了我,热情和蔼,使我顿生一见如故之感。当得知我业余搞易数研究时,唐先生明确表示他是支持易数研究的,并告诉我说,新华社记者最近来访问他,指出当前周易研究的书籍出版的很杂乱,唐先生回应,这个责任不在周易研究者,而是在出版界。唐先生还告诉我,西安的一个人曾说,周易研究(包括易数研究)再过七八年,或可有一个较大的开放和发展,大概也是西安这位先生个人的预期吧。

   时隔不久,我同唐先生在安阳召开的周易研讨会上又见了面。我是第一次参加安阳研讨会,是一名普通参会者,唐先生是大会的嘉宾。那次大会上对周易及周易研究,尤其对易数研究有多种不同的声音。记得大会开始就宣读了著名的老专家从北京发来的的书面发言,文中有“我有话要说,如鲠在喉,一吐为快”,指出卦爻辞皆荒诞不稽,是当时的大臣们为了说服国王,实现自己的某些主张而编造出来的东西,现在仍然去研究,毫无价值。某大学参会的一名教授(大会嘉宾)则公开批判易数研究。我也曾私下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参会的一名学者进行交谈,他说周易先天六十四卦的二进制数,同五进制、十进制一样,没有任何值得宣扬的价值,等等。在此语境下,唐先生在向大会的致辞中仍然表达了研究周易应当义理和象数(包括易数)并重的观点,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大会第二天在分组研讨时,唐先生去了我所在的小组,同大家一起研讨。唐先生说,他在六岁时就曾学背卦辞和爻辞。我当时理解,唐先生是在用另一种形式反驳北京某著名专家向大会所作书面发言中的观点。

   2005年春,我的七本易数作品交出版社准备一次出版(易数精华系列),我不好意思每本书都烦唐先生写序,只挑出其中一本《中国历代易案考》的清样寄去,请唐先生写序。当时出版者忙于印刷,希望迅速拿到该书序言。北京庞钰龙先生对我说,唐先生很仔细,看不完书稿不会写序,你这本书几十万字,最快也须三个月。可是还不到半个月,唐先生就把写好的序言传真给我。当我收到出版者寄给我的样书后,特捡出一套给唐先生寄去,同时电话告知唐先生。谁知唐先生已先我看到了拙作,他热情地说:“你这七本书出版后,在读者中震动很大,对你的成就表示祝贺!”唐先生对拙作的肯定和他在序言中的文字表述,充分显示了他对研究周易应当“理数兼得”的主张。

   2011年夏,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筹备纪念邵雍夫子诞辰千年大会,要我同杨懿人、李和二位先生到武汉征求唐先生的意见,兼向唐先生发出参会邀请。唐先生听了我们的汇报后表示赞赏,并欣然接受参会邀请。同时,唐先生对于纪念邵雍夫子的重要意义讲了他独到的见解,对于大会的研讨内容也提出了宝贵的意见。毫无疑问,这对于提高大家对这次会议的认识和丰富会议的研讨内容起了重要的作用。

   当拜访结束前,我对唐先生说:“您的大作《邵雍评传》我拜读过了,其广度和深度都是前所未有的。您将邵子的先天象数学定格为宇宙万物衍化的数学图式,将邵子的元会运世学说定格为弥纶天地的世界历史年谱,这与冯友兰先生的周易是宇宙的代数学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意,都是超越前人的。但您对于邵子书中律吕声音部份似乎未能涉及,不知是何原因?”唐先生笑曰:“邵子的律吕声音,我实在看不懂。”我问:“现在的古文化教授们,是否有人研究律吕声音?”唐先生说:“南京方面,有两位教授研究京房易,希望他们能够拿出成果来,但未听说有人研究律吕声音。这个问题应当搞清楚,但只能等待有智者出现了。”可见,唐先生谨遵圣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也反映了唐先生的高尚人格和治学严谨态度,是永远值得后人学习的。

   2011年11月8日,纪念邵雍诞辰千年大会在涿州召开时,唐先生因健康原因虽未能到会,却为大会发来热情洋溢的贺信,并寄来亲笔书写的朱熹《邵雍画像赞》四言八句题词以作纪念。同时,还专为大会撰写了三篇有关邵雍的学术论文:一、《邵雍夫子的学术人生——纪念康节先生千年诞辰》;二、《独领风骚的康节咏易诗》;三、《邵雍尊儒崇道的先天易学》。这三篇论文都已收录在纪念邵雍诞辰千年的学术论文集中。唐先生的这些墨迹和文章都是弥足珍贵的。

 

               

   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的秘书长杨懿人先生于201855日上午来电急告唐明邦先生逝世的讣讯,并拟代我发去唁电。痛怜之余,我于当日写悼诗一首,曰:

易界名儒未为多,

如今唐公又化鹤;

忆昔初访何侃侃,

再访相契语更多;

大序一篇明心志,

理数兼得何错讹;

今悼逝者何以奠,

唯望业绩更丰硕。

   因怀念唐明邦先生,遂于57日又写悼诗一首:

云鹤高飞赴苍溟,

以言代酒饯远行;

桃李芬芳花正艳,

春风拂面日已融;

大序一篇私谊重,

等身著作献平生;

案头残编无人续,

还望先生早回程。

2018524日于文新墨旧斋


附录一:唐明邦先生给纪念邵雍诞辰千年大会的贺信

附录二:唐明邦先生为纪念邵雍诞辰千年大会题写的墨迹

附录三:唐明邦先生为纪念邵雍诞辰千年大会所写学术论文

   1、《邵雍夫子的学术人生——纪念康节先生千年诞辰》

   2、《独领风骚的康节咏易诗》

   3、《邵雍尊儒崇道的先天易学》

附录四:唐明邦先生为《中国历代易案考》一书所写得序言



20130.jpg

808.gif

825.gif

815.gif

838.gif

829.gif

834.gif

801.gif

819.gif